小瓜皮🍉

记梗和沙雕日常,杂食且智障。
脑洞奇大,挖坑不填,文力为负,不会画画,疯狂爬墙。
非甜食爱好者,越拧巴越开心。
谢谢喜欢,比心。

【笑伪】新年的雪和早晨的阳光

新年的雪和早晨的阳光

 

预警:我流瞎写笑伪粮,莫得文笔,莫得剧情,也莫得肉(x)

不知道为啥在大夏天想到过年,可能是满脑子都是过年放假回家过年。

已经在一起见家长设定,全都是我流私设,没有现实依据,不对号入座。

 

“笑笑,我们出去玩雪呗。”虚伪靠在窗前,转过来傻乎乎的笑着对微笑说到。微笑被虚伪的笑感染了似的,也咧开嘴角,但是嘴里说出的话却是“别吧,到时候又感冒了。”

那个冬天之后虚伪的身体一直就不太好,动不动就发烧感冒,虚伪倒是豁达,每次烧的人都冒傻气了,还和微笑说:“我又替你生了一次病,这下你今年一定会健健康康啦。”微笑每次都笑着骂他傻,一边wo ri ni ge 一边手忙脚乱的给虚伪换凉贴,煮粥。

遭到微笑拒绝的虚伪变成了虚委屈,他不甘心的好歹把窗户打开了,伸手去接那些纷纷扬扬的雪片儿,却被凉风呛了一下连连咳嗽起来,吓得微笑“啪”的一声关上了窗,虚伪嘴里嘟囔着大惊小怪,搓了搓自己咳的通红的脸,却被自己的手冻到,没忍住抖了一下。微笑又被他这副样子逗笑了,伸手把自己的手覆在虚伪手上,就着他有些凉的手很揉了一把虚伪的脸,然后把两人的额头碰在一起,用能掐出水来的温柔语调说到:“好吧好吧,我给你多拿几件衣服,我们出去玩雪。”

安微比四川冷上一点,今年这场雪还挺大。虚伪被微笑拿衣服几乎裹了成一个球,笨拙的在雪地里走动。“走慢点,别摔雪里让衣服进雪了等会又要发烧。”虚伪笑着应了一声,人却是兴奋的直接往雪里扑,完了还意犹未尽的扑腾了几下。微笑气的把雪地里那个不听话的球抓起来扛到肩上,带着点威胁说到:“你还皮,wo ri ni ge。再皮给你直接这么扛回去。”虚伪在微笑肩上扑腾了几下,然后服软了。微笑这才把球放下来,心中想的却是:“又轻了一点,晚上让他多吃点。”

从微笑背上下来的虚伪老实了不少,待在原地乖乖的让微笑牵着他走。虚伪的手放在微笑手里的时候微笑就好像被按了什么开关一样傻笑起来,虚伪有些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你四不四撒。”但说完却是忍不住自己也笑了起来,笑完觉得自己也傻了,低头抓了一捧雪就直接糊到了微笑脸上,微笑被砸懵了一会,看了看虚伪得逞的坏笑,干脆直接把虚伪扑倒在了雪地里。“你还说不让我皮,直接把我按进雪里。笑笑wo ri ni ge。”微笑把脸埋在虚伪怀里嘿嘿的笑着,说着:“就抱一会,就一会嘛。”虚伪感觉是有点害羞,伸手愣是把微笑扒拉开了。微笑起来就和虚伪撒娇着说:“二娃不值得。”虚伪撇了撇嘴:“二娃是不值得,但是大撒子微笑还是要啊。”

回到微笑家里两个人的脸都冻得通红,微笑妈妈赶鸭子似的赶着两个人去洗澡,两个人站在浴室门前七手八脚的互相都扒光了一起进去的,直到微笑妈妈提着大勺在卫生间门口中气十足的喊着:“吃饭了!!”才磨磨蹭蹭的出来。

虚伪是真的好养活不挑食,微笑妈妈让他吃啥他都吃,吃完了还傻乎乎的笑着说好吃,逗得微笑妈妈开心的不行,回过头倒是也没忘记数落微笑这不吃那不吃,胃还不好养不胖。微笑一开始被老妈这么数落还笑,突然就换了一副严肃的样子有些吞吐的说到:“你这么喜欢伪酱,那让伪酱当你儿子嘛。”虚伪那边嗅到点苗头,在桌子底下拉住了微笑的手,微笑看了看坐在他边上的虚伪,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安静了下来。微笑妈妈就只当儿子这是吃醋了,哈哈笑着又给虚伪夹了一筷子肉。

吃完饭两个人就窝回了微笑房间,微笑打开电脑点开了春晚直播,和虚伪两个人窝在床上看,虚伪坐在微笑怀里,微笑从后面抱着他,看着看着突然说到:“你怎么不让我说嘛。”虚伪只是淡淡的说:“说啥嘛,你还想不想过年了嘛。”微笑不甘心的撇了撇嘴,嘀咕到:“你都说了,我怎么不能说嘛,你看我妈也很喜欢你啊,他们应该……”虚伪伸手直接捂住了微笑的嘴,等微笑安静下来才放开了。“你别这么实心眼,你看当初我爸也很喜欢你,结果最后不还是被打了?过年还是开心一点嘛,难得来一趟,我可不想以后都来不了。”

 

虚伪这个云淡风轻的语气让微笑眼睛有点发酸。上年冬天微笑跑到四川去和虚伪待在一起,还跑到虚伪家里去吃了顿饭。可能是喝了点酒上了头,虚伪就直接当场和自己父母出了柜。虚伪父亲的脸色当时就不太好,得亏虚伪姐姐劝了又劝压了下来。当天晚上虚伪没让微笑在家留宿,吃过饭之后虚伪的姐姐匆匆的带着微笑到了外面的旅馆,第二天早上红着眼睛到旅馆和微笑谈了谈心。虚伪的姐姐是个很温柔的姑娘,轻声软语的问微笑他们是不是认真的。微笑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之后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句加油。下午的时候虚伪跑过来直接跟着微笑去了安徽,虚伪脸色有些苍白的靠在微笑肩膀上轻轻嘀咕:“老头子下手真狠。”微笑不安而又疑惑的问道:“怎么了?”虚伪只是摇了摇头。

刚回到微笑自己租的房子,虚伪就直挺挺的直接倒下去了。微笑才发现虚伪整个人都是滚烫的,送去医院才发现虚伪身上好些伤,没怎么处理又折腾着坐火车,烧整整两天才退下来。“你怎么什么都不说啊。”微笑在虚伪床边上捏着虚伪的手恶狠狠的说到,眼睛却是不由自主的红了,“搞得我像个傻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虚伪只是眯着眼睛嘿嘿笑:“男人嘛,多忍几手应该的。”微笑眉毛一横装出凶狠的样子:“滚蛋,我也是男人,怎么能看着自己爱人这样。”看微笑气呼呼的样子,虚伪露出了有点委屈的表情,只是一会微笑就没了法子,他抓着虚伪打着点滴的手帮虚伪把冰凉的手焐热,语气无奈的说到:“好啦,但是你下次要是再这样,我就生气啦。”

 

“你老是这样。”微笑回忆着往事回忆着就有些委屈,扁了扁嘴把头埋进虚伪的颈窝。虚伪哑然,伸手拍了拍微笑的头,然后思考了一会把微笑的头薅起来,有些害羞的亲了上去。窗外的鞭炮声渐渐响起来,微笑反客为主翻了个身把虚伪直接压到了床上,压低了嗓子在虚伪通红的耳朵边说道:“刚才在浴室的,要继续吗?”虚二娃红着脸好半天没憋出一句话来,伸手直接抓了枕头敲在了微笑的头上。“来嘛。”微笑俯下身子轻吻虚伪的喉结,放软了音色撒娇似的说到“我保证他们不会听见的。”虚伪还想说些什么,被微笑直接用嘴堵上了。

 

两个人折腾完再躺倒被子里的时候正好十二点,微笑在暖烘烘的被子里抱住了软乎乎的虚二娃,和着窗外的烟花声对迷迷糊糊的虚伪轻声说:“新年快乐。”虚伪嗯嗯啊啊的瞎应着,蹭进了微笑的怀里闭上了眼睛。微笑总觉得他这时候照剧本该说些什么煽情的话,但是想来想去就是想不到该说点啥,直到虚伪几乎已经是睡熟了之后,他才小心翼翼的凑到了虚伪的耳朵边上,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的红着脸轻声说道:“伪酱,我爱你,遇到你真好。”然后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肉麻了,不由自主的抖了抖浑身的鸡皮疙瘩也钻进被子里睡着了,以至于并没有注意到虚某人不自然的埋在枕头里的大半张脸和藏不住的透红的耳朵尖。

一夜春宵后两人直接睡到了日头高起,十点多被微笑妈妈拍门叫醒,哼哼唧唧的从被窝里爬出来。大年初一外面热热闹闹的,微笑早饭都是囫囵吞下的,满心盘算着带虚伪去哪儿转,倒是虚伪慢悠悠的喝完一碗粥,就着酱菜啃馒头吃的香,被微笑提溜出门的时候嘴里里还念叨着想再来一碗粥。

大年初一的下午公园之类的地方总是热热闹闹,再加上刚下过一场大雪,公园里都是撒欢的孩子,因为是微笑家里附近的公园,不少孩子跑过来闹微笑。“没看出来,你还是个孩子王。”虚伪闷在围巾里说到,嘴角擎着若有若无的笑。微笑就傻笑,顺手还捡雪球丢那几个比较皮的,把孩子们砸的滋儿哇乱叫四散跑掉,一会又跑回来,围着微笑叽叽喳喳,七嘴八舌的让微笑给压岁钱。虚伪昨天被微笑折腾了挺久,整个人懒洋洋的,就安安静静的缩在公园的长凳上看微笑被孩子们拉来拉去玩闹的样子,看的津津有味还掏出手机拍了段视频传到了他们几个互相认识的朋友开黑时候拉的小群里。一个视频下去众人先是疯狂嘲笑然后又是一串的问号叠加感叹号,虚伪笑嘻嘻的打着哈哈说:“微笑发给我的,傻的不行。”群里除了发“哈哈哈牛逼”的小直男爱丽,大多都对虚伪和微笑的关系心知肚明,只是都有默契的不说破罢了。只是欲为悄咪咪的拉了虚伪的小窗,贱兮兮的问道:“见公婆了啊丑媳妇?”虚伪笑着回过去:“说啥呢,他才是媳妇。”欲为发了个狗头表情,回到:“好好好,新年快乐,你们悠着点秀,眼睛都要瞎了。”虚伪看到回话还有点不甘心,但是微笑往这边走过来了,他就放下了自己的手机。“干啥呢?”微笑一边走过来一边拍着自己头上身上的雪——刚才在那边和几个小屁孩直接就打起了雪仗,现在身上都是胜利的“伤口”。“说你帅呢。”虚伪贱兮兮的笑着,把手机朝微笑扬了扬,微笑马上懂了打开了手机看到了消息提醒。“伪酱wo ri ni ge!发给你就是让你买我的嘛?友尽了友尽了。”微笑的消息在群里弹出来,然后在小群里一堆人的“好的爱情开始了狗头.jpg”的刷屏中,坐到虚伪的身边拿手肘勾住了虚伪的脖子,轻轻的使力:“好嘛,你又偷偷黑我。”虚伪笑嘻嘻的被微笑掐着,懒得挣脱干脆直接靠在微笑怀里,软乎乎的说:“好嘛。我错了我错了。”

本来微笑就是想带虚伪出来转转,没想到在公园就玩到了大中午,孩子们都不认生,虚伪和微笑带着孩子堆了好几个雪人,还打了几场雪仗之后回家吃饭,吃完饭微笑父母出门串门走亲戚,虚伪和微笑就宅男窝在家里打游戏。虚伪和孩子玩过心情一直很好,握着鼠标操作还哼着歌,微笑听了也和着哼,哼着哼着不知道是谁先跑了调,对视一眼又傻乎乎的笑。

“伪酱,你很喜欢孩子嘛?”微笑没由来的说,回头看坐在床上用笔电的虚伪。虚伪叼着根烟含含糊糊的应着,吐出一口烟来压低了嗓子含着笑意说到:“怎么,想给我生一个?”微笑沉默了半天趴在椅子上说:“你知道你现在这样让我很想日你吗。”虚伪哑然,弹了弹烟灰:“你不是也挺喜欢孩子的嘛,要不以后领养一个。”微笑又盒盒盒的傻笑了起来,笑了半天突然停下来说:“那伪酱,你想要个男孩还是女孩?”

 

两个人初五的时候坐上了回四川的火车,微笑刚上车还能开开玩笑和虚伪扯皮说虚伪这是初五回门了,到站了看到车站门口站着的人却是紧张的都不怎么说话了。三个人坐上车谁都不说话,好半天坐在前面开车的人才说了第一句话:“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虚伪听了有些心虚的笑:“当然得回来的嘛。”微笑坐在边上张嘴想说点啥,但是最后还是没想到说啥闭了嘴。老爷子在驾驶座上哼了一声,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局促不安的微笑:“你别扭了,我可还没完全认你这个‘儿媳’。”微笑听了愣了半天,捏了捏自己的手背被疼的倒抽气却还没还魂,傻乎乎的看着虚伪半天吞吞吐吐的小声说:“叔叔这…什么意思啊。”虚伪这会看到微笑这副傻样开心又心酸,握住了微笑的手,然后哑着嗓子说到:“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微笑直到站在那个来过一次的门口的时候还觉得自己怕是在抓梦jio,傻乎乎的站在门口直到虚伪的姐姐拿了拖鞋放到他面前,温软的说到:“快进来吧。”他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穿上拖鞋走进去,小心的跟在虚伪后面坐到了沙发上。虚伪母亲拉着虚伪的手看了老半天,皱着眉头说瘦了,然后瞪了一眼坐在边上看报纸的虚伪父亲。虚伪说:“哪儿啊,我这是减肥成功,也就你和微笑说我瘦,其他人都嫌我胖还来不及。”虚伪母亲又拉着他说了些家长里短,这才意犹未尽的招呼他们两人吃饭。席间气氛不算活跃,但所幸也不算尴尬,微笑手抖着冲虚伪父亲敬了一杯酒,结结实实的喝完又鞠了个躬。

饭毕微笑自告奋勇的帮虚伪母亲洗碗,虚伪姐姐就拉着自家弟弟和爸爸去客厅坐着去了。微笑想和虚伪的母亲说点什么,但是始终没想好要说些什么,虚伪的母亲也只是默默的洗碗,一时间厨房里只剩下了哗哗的水声。“微笑,是吧。”虚伪的母亲突然开了口,吓得微笑差点把手里的碗丢出去:“嗯,对,额,阿姨,我……”“我就这一个宝贝儿子,你可要好好待他啊。”虚伪母亲说着,眼里似乎是有泪光。微笑仔仔细细的把手里的碗冲洗干净,吸了吸鼻子郑重的说到:“我会的。”

 

晚上两个人一起住在虚伪在家的房间里,虚伪的房间里有个小阳台,微笑半夜睡不着跑到阳台上去点了根蚊香,抽了好几根烟之后虚伪披着大衣也出来了。“想什么呢?”虚伪直接从微笑口袋里掏出了烟就着微笑手里的打火机点上了。微笑老半天没说话,吐出一口烟来,心中翻腾的感觉不知道是喜悦还是苦涩,五味陈杂。虚伪叼着烟蹭到微笑身边,把脑袋搁在微笑肩上,含着点困意含含糊糊的说到:“别想啦,睡嘛。都同意了你在这伤感春秋什么嘛,等会冻着。”微笑带着鼻音“嗯。”了一声,然后抱着虚伪像个连体婴一样的跌跌撞撞的一起挪了回去,躺在被子里的时候微笑抱住了虚伪,把头放在虚伪颈窝熟悉的位置,满足的叹了口气。虚伪原来一直怀疑微笑有肌肤渴求症,每天都像个大型犬一样扑上来蹭来蹭去的。一开始他总是觉得两个大男人老是搂搂抱抱的怪腻歪,但是渐渐的他也就明白了皮肤相触的时候,那种从对方肌肤的温度传达过来的安全感。

虚伪也像微笑那样搂紧了他,虽然不像微笑那样满足到叹息,但也不由自主得嘴角上扬。虚伪害羞又嘴笨,对别人的好意总有些别别扭扭,接受了就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回礼,做的多说的少,受伤委屈也自己瞎憋着,总让人觉得不亲近。微笑之前总以为自己是他俩这段感情里走了99步走到那个迟迟不敢跨出一步的虚伪面前的人,也曾经患得患失想东想西就怕虚伪最后还是往后一退,但这日子一天天过下来他才发现,虚伪慢慢悠悠的那一步,究竟是走的多么坚决。粉丝都说二娃不值得,只有微笑知道二娃多值得。

 

睡醒之后又是天明,灿烂的阳光大半被厚重的窗帘挡住,只漏了几丝悄悄的落到了两人相拥而眠的棉被上。虚伪被光晃醒,看了一眼微笑熟睡的显得有些孩子气的侧脸,眯着眼笑了。他用手轻轻的刮了几下微笑的鼻子,微笑被虚伪叫醒了,眼睛还没睁开却先笑了,用没睡醒还有些沙哑的声音说到:“怎么啦,伪酱。”

“起床啦。”虚伪爬起来穿上居家服拉开了窗帘,早晨的阳光倾泻进来,暖洋洋的填满了整个房间。

 

 

 

1551终于写完了感觉ooc的不行,但是我真的也再改不了啥了就随他去吧!

本来想产图粮的,但是我就在画黄兔的时候贼有劲(X)

原计划是慢慢写个大长篇,等到快冬天的时候发,结果写不了太长又憋不住就直接发啦。

伪酱和笑笑都值得,希望这次互相都是对的人

色情画手瓜瓜开始出道了🙄

一下午的瞎几把画,不会上色就只有线稿或者说是草稿……

p1中午看管管牛仔试玩的沙雕脑洞……大概就是走的好好的突然把虚某人抱起来了。(这个人自设的人物还会画出bug没救了。)

p2p3管管和伪酱的情头

p4emmmm背后注意

我流人设瞎几把画糙的不行bug一堆结构错误(鞠躬)

等我什么时候学会画画了再修精细上色吧(lay)

五分钟摸鱼诶屁癌

摸完鱼发现老板微笑着盯着我并强行让我做公司网站的美工

然后我就拿CAD设计了一下午商标´_>`

脑壳疼

 

pi的一败涂地萌死我了(倒地)

果然和大家一起玩的屁癌就是可爱

私心画了陆皮,满满的糖一本满足!

明明脑洞都是虐文画画的话只能话画白甜(◔⊖◔)

霍格沃兹夜晚日常和非日常

水彩笔上色的我真的是很棒棒哈哈哈´_>`

【一对智障母女的日常】

嘛,说是智障母女其实我比较智障→_→

母上大人犯智障那能叫智障吗?那是卖萌。

01

放假回家总是比较懒的

那天我把自己用被子卷成一个卷,只露头的那种

我妈路过我房间和我聊天,我懒懒的说好想变成一只菠萝包啊(银魂梗)我妈说那你现在就是面包了,然后下楼烧饭去了。

我听到厨房油烟机停了就收拾了一下起来打算去吃饭了,走到餐厅我妈看着我说,你回去吧,你一个面包在这种时间来这个地方多危险……

02

这之后我想是不是我母上觉得我这样子太懒散

这是在故意怼我呢

我就乖巧的主动揽下了饭后洗碗倒垃圾烫衣服叠衣服等家务试图讨好我的母上大人

母上大人吃完饭就着水果看电视,还时不时视察一下哟的工作,完了我把衣服叠完向她汇报

她点点头说你这个面包不错,我晚点再吃你吧

……谢谢您

03

我发现母上大人好像真的把我看成了一个面包

……我不会是储备粮吧

时间到了我就打算回房间睡觉了,脱了外衣看到手机有新消息就趴在床上回消息

母上大人过来的时候看到了

说,面包你干啥呢,冷不冷。我还没回话呢她突然恍然大悟说,你冷藏保鲜吗?加油。

……??????

04

我觉得的很慌,还有点绝望

为了脱离储备粮……哦不面包的身份

我对我妈说其实我的外号是瓜瓜

我是一只瓜

……好像没差哦

05

我妈接受了我原来是一只修炼千年的瓜成的精这个设定

并热情的询问我是那种瓜

06

说实话我真不知道我是什么瓜

这个外号是从我的口误来的

把“猹猹心里苦,你们不给猹猹吃瓜还拿钢叉戳猹猹”说成了“瓜瓜心里苦,你们不给瓜瓜吃猹猹”虽然及时刹车还是在我的舍友的心中留下了痕迹

从此之后每次出去玩看到那种西瓜哈密瓜现切成小块论根论碗买的小摊

她们都会采访我

问我看到同类这样被当街残忍杀害心情如何,有什么想对摊主说的吗

我感到痛心,并买了一根,味道不错

07

我妈接受了我的设定

然后她觉得

我是冬瓜

08

今天散完步回来我妈翻出个哈密瓜说我们切了吃吧

我说好啊就乖巧状坐在餐桌前等待

我妈在厨房案板前把里面的籽掏了,突然把哈密瓜提到我面前,凶狠的将其切成小块

我:?

为了掏籽母上似乎把瓜分成了三大块

然后她每大块一块一块的从案板上都拿到了我跟前进行了凶狠的“分尸”

我:??????

09

母上:“你看我这个凶狠的手法你怕不怕?你可要做个好瓜呀(微笑)”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生而为瓜,真是抱歉【。